FC2ブログ

西北印象・旅程・文明的軌跡


飞机 北京-西宁 CA1207 1400RMB


      旅行的最初,所坐的是北京至西宁的国航航班,古时车马劳顿需要至少一个月的旅程,在现代的技术下,则只花费了短短的100分钟。一年多没做过飞机,机场中是依旧的熙熙攘攘,潮水般的喧嚣中,左盼右顾者有之,依依不舍者有之,呆然神游者有之,行色匆匆者有之,一切的一切都一如之前旅行的起点,不同的,唯有100分钟后的终点。西北大地于荒凉中安然自得的吐纳生息,静待着又一个劫数中的过客。


      坐上飞机,国航的服务是一如既往的乏善可陈。顺着小小的窗子向外望去,平原上的耕地长方竖直,黄绿相间的点点线线间不经意地描出生活的痕迹,圈出文明的框架。继续西行,则山陵沟壑中少了几何的棱角,多了自然的圆润,黄土上的峰峦间,只有蜿蜒曲折的白色公路昭示着人类的足迹,漫漫而绵长。


      飞机上的午餐是当地特产的荞麦面,粗韧的口感,酸滑的调味,最为原始的触感刺激着味蕾中的每一个细胞,直白而直接的,仿佛着西疆边陲豪迈的风情。


火车 西宁-兰州 T208 33RMB


         兰州-敦煌 N857 246RMB


       结束了西宁的旅程后,改坐火车取道敦煌。不知为什么,并没有从西宁直达的班次,于是在不得已之下买了兰州中转的车票。到兰州的行程很短,前后不过3个多小时,颠簸轰鸣中,时速80公里的慢车速度甚至不如国道上的跑车。T208次是全硬座的短程专用车,车里车外看去一片风尘仆仆,点点滴滴间全是过劳的痕迹。不同于飞机上的安静与自持,午间的火车上一派南腔北调,廉价快餐的味道混合着火车纪念币的叫卖声,嘈杂中飘荡出亲切的回忆。


       到达兰州的时候已是将近4点,想要利用转车的间隙匆匆解决晚饭,却终是与盛名的兰州拉面失之交臂。6点左右,顺利的坐上了转驶敦煌的火车。依旧是慢车的N857次时速也不过8、90公里,到达敦煌需要近14个小时。发车之后,略微昏暗的天光中,可以隐约窥见沿途的黄河。或许是雨季刚刚结束的缘故,河水翻卷着顺流而下,呼啸中有着猛烈的水势,淀黄下一片狰狞。河道沿岸是金黄油绿的农田,而再远处则是不毛的远山与黛色的天空,山水的呼吸间,有着文明与自然水乳交融的吐纳,而移动的明窗之侧,则满溢着生涩的眼神与生涩的感动。


骆驼 敦煌 鸣沙山


       时间安排的关系,在敦煌只停留了短短的一天,上午一览莫高窟的风采,而下午则去鸣沙山体验了酒旗风烟的漠北风情。鸣沙山者,山中砂砾有自鸣之声,自上滑落重物,则沙丘会隐约发出清响,细听犹如鸣泣之音,山亦由此而得名。山脚下黄沙戈壁之间,又有一汪弯泉,状似新月而碧似玉石,后人名曰“月牙泉”并以此为难得之胜景。


       由鸣沙山脚至月牙泉间有相当的一段距离,于是,顺理成章的选择了古老的沙漠之舟作为代步工具,一享畅游大漠的乐趣。骆驼很多,都是买了票对号入座,5只一队,驼铃悠悠中别有一番情致。我的坐骑是一直形态彪悍的公骆驼,高高壮壮,驼峰饱满,起落间有着巨大的颠簸,而熟悉之后却是意外的乖觉温顺。偶尔下去拍照休息的时候(相机坏了的缘故,大都是别人拍我等着,泣~~),回首间,它会用大而湿润的眸子静静的望着身前的人,轻轻拍拍它的脑袋,则会微微侧过头来,极为纯良的回给你一个善意的眨眼。再次启程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突然觉得和身下的坐骑有了些许的联动,微小的晃动之间,逐渐多了玩赏的余欲与兴致……


旅行巴士 敦煌-嘉峪关


       由敦煌至嘉峪关,照例弃火车而选择了时间大略相同的旅行巴士。近六个小时的路途中,国道两侧是完全的大漠风情,偶尔可以看到风力发电的白色风车,巨大却形状纤细的扇叶在西北的烈风下悠然的旋转,从旅行车隔音良好的玻璃窗中望去,无声而无息。


       烈日当空,沙漠中的地表温度几近40度,而车中的空调大大的开着,周身甚至感到些微的寒冷。一路下来,行程安排的一直很紧,除了有限的景点与公园,大部分时间都是坐在各式各样的交通工具上,于一纸窗格之内,静静地欣赏塞外风韵。于是,与真正的大漠豪情之间,始终不紧不慢地隔着一小层浅净的玻璃,一如心间的沟壑,淡然的隔绝着无可亲近的亲近。


缆车  兰州 白塔寺公园


      旅行的最后一日,由于是傍晚的飞机,白天在兰州城中小小的转了一圈。黄河两岸的城市,左岸商业而右岸山水寺阁,以黄河为中心的城市中,到处充斥着旅游景观,商业化程度也并不逊于一般的内陆小城。远望过去,涉水临山的都市一派新鲜,而民风却已经不是那么淳朴。


      颇负盛名的黄河大桥边,有着可以俯望全市的小小公园,迫于时间的压力,想观风景又不愿花时间爬山而取巧的坐了缆车之后,却意外的体验到了文明外围的荒凉。缆车是全封闭式的车厢,满员6人,一如普通的登山缆车,而需要乘坐缆车的山亦不是太高。一般来说大概只需要15分钟的登高之行,却在缆车故障下惊惊险险的持续了近1个钟头,其间,甚至真的担心起会不会在这个初来乍到的城市登上缆车事故的头版头条。


     走走停停,在凛冽的山风中半挨半蹭了半个多小时之后,眼看就要到达终点的缆车却又是颤巍巍的停了下来。由随风晃动不已的车中向下望去,绿油油的山涧外流淌着城市的命脉,刚刚下过雨,浑浊的河面一片汹涌。山中鸟鸣,水流清涧,而车中惨白了脸的一众人等却是再没有欣赏的兴致,一个个如坐针毡。


     几经波折地到达山顶之后,有人去质问缆车的故障。而山顶的大叔则老神在在的回答:“每天都是这样,好几年了,没事没事。 ”浓重的口音中脱力的回答让人一片胆战心惊。于是,回程的时候惜命的慢慢爬了下去,一身大汗的下到山脚,回首望去,却也是一番别样的酣畅淋漓。



羊皮筏子 兰州 黄河


      缆车之前,乘兴先去试了传说中的羊皮筏子。筏子很大,分羊皮与牛皮两种,均是将完整的皮革特殊处理之后按照原本的形状细细扎好,冲好空气之后在上面扎上木排而成伐。羊皮是5,3,5的13只一伐,而略大的牛皮则是4,3,4的11只一伐,远看过去都是熏过一般的咖啡色,近看却有着美丽的纹理,入手间柔韧而湿滑,透着河水淡淡的腥味和原木的潮气,一种原始的简洁与凝练。


      在撑筏子大叔的帮助下上了筏子,比想象中舒适不少,软软的垫子距河水不过一掌的高度,顺流而下,上下起伏间,浑浊的河水终还是沾湿了裤腿,干了之后一片涩涩的痕迹,不规则的边角上有着令人激动的鲜活。


      夜航的飞机,到家时已经临近午夜。随手放下行李,却突然发现裤边衣畔仍然还隐约带着黄河的泥土,静静一笑,旅行的收获,有时比想象中要多出很多,很多……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テーマ : 旅の思い出 - ジャンル : 旅行

西北印象・嘉峪関・35ml降水線上的漣漪

旅行的倒数第二天,经过近六个小时的颠簸,到达嘉峪关时,天色已近黄昏。大漠斜阳,断鸿声里,关墙城畔间,仿佛可以隐隐听到号角嘹亮,杀声震天,清冷中肃杀一片。

       初入城关,守壁的魄力,远远超出当初的想象。坐守险谷山峻之间,承一夫当关之势,黄土夯砸而成的高墙,于荒凉的黄沙戈壁之颠,承载着苍穹的重量。由于建造时代的不同,关墙分明地呈现出两个层次,轻抚上面杂乱的纹理,入手一片凝重的粗糙。大漠之间建材稀缺,因而唯有车马的官道由大石铺砌而成,取自昆仑之颠的石材上仍旧留有当年的车辙,宽阔的印子深深的嵌入坚硬的石砖中,悄然昭示着过往的繁华。


       内城中有光华,柔远二门,“光华”取义紫气东升,光华普照,而“柔远”则寓意怀柔致远,安定边陲。拾阶而上,后来修筑的台阶旁,有着战时防范敌军而闲时运输物资的马道,略微陡峭的斜坡上,黄土的温度依旧而战马的蹄声不再,一如关外再无尘起,将士埋骨光阴,五百年的阶梯,五百年的起落,恍惚间看世间繁华落尽,沧海桑田。


       城墙门台之上建有三层的歇山顶式建筑,内中祭奠着护军的神将,虽是经过近年的整修也仍旧是一派沧桑颜色。除此之外,随着守城的需要逐次建有箭楼、敌楼、角楼、阁楼、闸门楼,林林总总十余座,黄土的颜色前尘如故,而内里却在装修之后变为供人休憩的茶座,间或经营着仿古射箭的游戏,夕照下一片祥和。出于好奇,在射箭的摊位上小试了一下身手,木质的弓箭,仿照古时的设计打磨得趁手而光滑,蹩脚的死命拉住箭羽,涌起全身的力气运气张弓,也不过是玩笑一般的只射出20余米。箭在弦上,久不曾运动的身体仿佛可以感受到曾经金戈铁马的杀气,单薄的肌肉中一片暗流涌动,苍天莽原间,血液中的冲动伴随着豪迈喷薄而出,一发而不可收拾。


       下了城楼,指尖犹有弓箭的余韵,拉紧弓弦时的感触,放出羽箭时的力度,生涩与紧张间擦出微小的痛感。望着关外的大漠黄沙而回味良久,保家国建功立业,沙场上马革裹尸--原来书中的豪情壮志,其实咫尺天涯。


       关城内存有游击将军府的旧迹,里外两进的小院,前院军务而后院内眷,其间出于纪念摆放着特质的蜡像,制作精巧而神色逼真,细细看去,指掌间的青筋纹理依稀可见,采光不足的小屋中,别有一番风致。供人出入的府门上挂着历任将军的名讳,从三品的武官,细数过去竟没有一个熟悉的名字,不知该叹息亦或欣慰。


       东门外照例有着关帝庙,而庙外则是牌楼与戏楼,再向前是鲜花环绕的碑林,收集了明清以来的一些石碑以供来者伤感缅怀。信步复出关门,回首望去,淡然的暮色中,城楼的牌匾泛着百年间不变的涟漪,雄浑的笔触隶刻着四个灿金大字--天下雄关。

テーマ : 旅の思い出 - ジャンル : 旅行

西北印象・敦煌・棧道重華,飛天慟哭

  敦煌,相传其名取自盛大辉煌之意,肃杀的戈壁之间,有着盛极一时的商业重镇,有着铁妈金戈的长城之端,有着传承千年的经卷石窟,无负其名,无惧其势,千百年间,小小的地域极尽繁华之能事,看尽世间之沧桑。

       初到敦煌,已是旅行的第六日。从市区前往莫高窟不过几十分钟的路程,同样新近整备过的国道边,延伸着无边的大漠,连绵的山脉间唯有粗糙的砂砾,广阔的蓝天下只见漫天的黄赭,俯仰间,是真正的漠北风情。


       而初见莫高窟,却没有想象中的气势与气魄。正中是道教风格的大红廊阁,而四周则是后来为了保护石窟而加建的仿石材风格的墙壁和山石修葺的栈道,几经修整的设施崭新而规整,远远望去,宛若京郊农村随处可见的那种三层小楼加长版,唯有背后的荒漠山岭与一个个紧锁的小门,在游人的喧嚣中,昭示着文明的刻板与荒凉。


       跟随着莫高窟的驻地导游草草参观了九处洞窟。不允许拍照,不允许摄像,随着导游手中黯淡的灯光,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洞窟中一片迷茫。现代化的管理中,每个洞窟都经过重新修整,全封闭式的铝合金外门,走廊间的强化玻璃隔扇,钢金铁骨的围栏,铺陈一新的地面以及每年固定只开放十余处的洞窟……恍惚间,拿着大串钥匙的导游对我说:为了保护古迹,售票处出售全套的解说书籍与光盘,认君选购。一时无语。


      虽说如此,仍是有幸看到了盛名的飞天与大佛。石窟斑驳的墙壁上,有着百年浮砂的痕迹,有着千年飞天的色彩,昏暗中,折射出光阴的轨迹与岁月的惆怅,光影间一片迷醉。北魏的飞天男女成双,精赤而曼妙,至唐始着裙而淡了性别,丰了骨肉,聚了气韵,至宋又多了厚重的色彩与繁复的衣饰,而明清之间,则已经开始因制式而略嫌沉重。漠北的石窟中,身怀异香的乐神在文明之颠徘徊千年,轻若御风而柔若无骨,纠缠的飘带之端有着不变的信念与万变的芳华,纹理间犹可窥见朝代的烙印与理道的沟壑,繁复而堂皇。


       石窟左近,曾经的藏经室被开辟为小小的博物馆,珍藏着百年前的白照片与壁画织锦的拓作。中间惯例地有一张王道士的照片。矮小的道士,僵硬而畏缩的站在土坯的砖瓦房前,眼神中却隐约可见一种无知无识的不可一世。王朝的最后几十年,这个无足轻重的小小道士执掌着千年宝库的生死存亡,几十两银子就可以让这个因为饥饿而皈依山门的农民丢弃千卷的盛唐经藏。卖了不世的经卷,满足而踏实的道士在大门前修了道教的门廊,在石窟内嵌了石刻的功,左右刷白,前后漆红,顾盼之间,千年的石窟多了媚俗的注脚,而千年的文献则只能得见于异国的馆藏。


      目不识一丁的管理者,自顾而不暇的士大夫,乱时乱世中,留下的是国家的屈辱,文明的暗疮。在最后的石窟中仔细看去,矿石提炼而成的颜料在因循荏苒中渐次风化,曾几何时,异彩流转的丰韵唯余墨色的脸庞与白描的曲线,曾经的辉煌宛如斑斑泪痕,在严锁的石室中独自恸哭千年……

テーマ : 旅の思い出 - ジャンル : 旅行

西北印象・青海湖・Sapphire Blue Haven

  青海湖在藏语中被称为“错温波”,意即“青色之湖”,而蒙语中则被叫做“库库诺尔”,象征着“蓝色的海洋”。汉语体系中,早年将其命名为“仙海”,自北魏起,始得现在的“青海湖”之称。对于这片荒凉之颠的圣湖,早年曾在某个名不见经传的外国旅行家笔记中看到过一段异色的描述,在一种近乎偏执的虔诚与憧憬中,作者用了这样的一个字眼:Sapphire Blue Haven。

    旅行的第三天,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体验了现代的圣湖朝拜之旅。青海湖距离之前下榻的西宁市区151公里,即便是新近整备好的高速公路,单程也需要近3个小时的时间。沿途由峡谷至草原,远山近田的葱郁随着行程的深入而逐渐转向天高云深的苍劲,顺着车窗望去,满眼尽是可以入画的豪迈。


    一路上,导游倾力而动情地讲着文成公主入关的故事,事无巨细中有着微妙的同情与同样微妙的调侃。千年前的盛唐贵胄,三载颠簸远嫁藏域,在国家民族的背景下,女子的秉性相貌意愿幸福都不过是一个符号的点缀,唯有身份、血统与随行的技术人员承载着历史的辉煌,一遍又一遍地为人宣扬称颂。听说公主最后和松赞干布之间并没有留下血脉,无奈中,不能大概也是不愿。王者庞大的后宫中,已经有了血统纯正的藏域姑娘,有了印度王公的美丽公主,中土公主的到来,亦不过是另一个悦耳的注脚,午夜梦回之时,回首俯望,山间灯火数行而皇城繁华依旧,渺渺而仓茫。


    途中经过公主进藏的日月山,左首日山而右首月山,山颠有着小小的白色凉亭,而山脚下则并列着公主的塑像和为前些日子的环湖自行车赛准备的大型景观草坪。路况并不是太好,车顺着盘山公路慢慢地向上盘。也许是恰逢周末的缘故,路边停着大量的旅游巴士,各色游人熙熙攘攘的徘徊其间,让曾经在悲壮中沉寂多年的山谷多了别样的喧嚣。公路旁边的山坡上有着大量的彩旗,鼓满了山风而怒张着,发出震耳的鸣啸。一问之下才知道这是藏区特有的经幡,每一面旗帜上都写有佛教的真言,每随风飘动一次便是颂了佛尊的教诲。于是,山间七彩的风景中,不经意间飘出佛祖千年的加护,飘出藏民满满的淳朴与真诚。


    过了日月山,四下便全是一马平川的草原,平野间偶尔可以看到大片的油菜花田,纯粹的澄金大块大块混合在苍青的视野中,混合着赭石的群山与湛蓝的天空,一片孤然的悠远与沉静。


    将近中午的时候终于到达了青海湖。午饭本是在一个小小的馆子中草草解决,吃着吃着却突然想起之前导游提起的青海湖湟鱼,盛名之下,点了一道清蒸湟鱼以偿饕餮之愿。不多时,佳肴上桌,十年只长一斤的细瘦小鱼煮出乳白色的汤汁,满满地盛在青瓷的四方碗中,一片赏心悦目。仔细看去,价值两张粉红毛爷爷的3条小鱼均不过寸把来长,绵密的鱼肉中细细的有着无数小刺,入口味道也不过平平,唯有鱼汤香馥浓郁,因着西北特有的豪爽调味而风味独具。


    午后时分,天气由晴转阴,站在湖畔的游船码头边,阵阵清风袭来,却是不见海滨的那种咸腥及潮湿。作为四大名湖之一,青海湖终究不负海字的大名,沿湖周长960公里,而面积则相当于四个香港或是七个新加坡。作为圣湖,周围常有前来磕头朝拜的藏民,五体投地的用一年或是更长的时间来感谢大地与上天的恩赐,其间执着与毅力让人望而敬畏。上了游船,迎着风的方向站在甲板上,略微阴郁的天气中,湖面少了传说中的金壁辉煌,沉积了千万年的原始矿物质使湖水呈现出一种凝重的碧蓝。Sapphire Blue,梦幻般的色彩中,宛若融化一般,湖水傲然而轻灵的贴近着碧空的色彩,远远望去,烟波浩而面貌万千。


    岸边,朴实的藏民摆了无数藏饰的小摊,大气而质朴的首饰随意的放在色的绒布上,古银的镯子与牦牛骨角的藏刀边,隐约可以窥见草原的粗犷与豪迈。小东西的价钱大都不是很贵,极为精致的戒指与镯子也不过几十上下。挑好了心仪的首饰,略显木讷的摊主对我腼腆地笑笑,双手合十地替我祈福之后,递给我大大的一盒藏香。意外收到的藏香有着细腻的味道,入手那种温暖的触感,让人在同样温暖的午后几乎落下泪来。


    回程的路上,突然下起了大雨。一时间惊雷闪电,狂风大作,使得原本期待的金银摊大草原在计划外的风雨中显出了别致的风情。撑着伞站在公路的边缘,突然的,感受到一种天高地广的迷离与浪漫。在旁边的小木屋中买了牧民自酿的牦牛酸奶,半凝固的酸奶上放了小山状的粗糖,轻轻搅拌之后,混着乳香的香甜在湿润的空气中满满地溢开。绵绵的雨幕打湿了裤脚,望着天边的圣湖,长长的舒一口气,天地之间,草原之上,自有闲适而自有豪迈……

テーマ : 旅の思い出 - ジャンル : 旅行

西北印象・馨櫨・天据一方四十年

  旅行的第四天,由于预定了午后的火车,上午也算是又得浮生半日闲,有了几个小时自由活动的时间。在马步芳公馆与市立博物馆间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选择了公馆之行。

       马步芳者,生于甘肃而崛起于青海,民国乱世中执掌西北军大印数十载,荒漠高原之间一时风头无两。建国后一度奔走台湾,却终是在沙特大使任上客死异乡,唯在青海一省留下当年巨资建造的宅邸,供后人褒贬凭吊。


       宅子是典型的中式四合院结构,里外三进的院子占地近三万平方米,新近重建的青砖围墙内,内中种种在时间的催化下已略见残破。正厅所在的院子中有提着“馨庐”两个大字的影壁,作为公馆的名字,血色的隶书中隐约可见当年的金壁辉煌,闪烁的色彩在初生的阳光中层层地浮出时代的惆怅,远远望去,微妙而绵长。


       在公馆导游的带领下四处闲逛着,已经说不上是保存完好的宅子中有着玉石搭建的会议厅,以及阴冷错杂的地道和妻妾安居的小楼。花去了400万大洋(今天的话,大概相当于2亿RMB)的玉砖全部取自昆仑,几十年的光阴沉浮,入手时却仍旧是如昔的温润与光华。屋中与院内的陈设早已在文革的浩劫中不知所踪,而被寸寸挖开过的地板和楼梯在开放参观后经过重新装修,劣质的棕红色木材发出淡淡的油漆味,已然不复当初的富丽端庄。后厅的门廊间还保留着当年没能带走的根雕座椅,巨大的椅背伸展开来,盘盘枝节上依稀可以窥见天据一方的逍遥与惬意,写意的让人无从叹息。


       各处空旷的房间内挂着辗转收集回来的字画,蒋中正的墨迹中夹杂着李鸿章的题诗,在角落的墙壁上甚至可见纪晓岚的真迹。而应该算是主卧室的房间中则挂着马氏一族的家谱与白的老照片。略显魁梧的马步芳在两色的光影中笑得意气风发,陈年的掌故,于厅厅室室间一片苍凉。窗下陈列着被挖开的地道,冰冷的石材撑起昏暗的希望,一路寻去,通向后院的部分已被土石堵死,厚重的黄土入手湿软,一如房间的玉石,诉说着苍天莽原间曾经的故事……

テーマ : 旅行記 - ジャンル :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