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西北印象・塔爾寺・藏香繚繞的聖域

 塔尔寺,其名称据说由来于寺院先塔而后寺的建造过程,在深奥晦涩的藏传佛教体系中,寺院虽然有着象征“十万佛像”的藏语名称,却在种种限制之下并没有流传开来。于是,历经500年风霜的古寺在不变的夕照下,仍旧是高挂着“塔尔寺”的俗称,于群香缭绕中,一遍遍地供各地的客人游历参观。

       到达塔尔寺的时候大概是下午4点左右,午后一直阴云密布的天气,到了傍晚终是下起了小雨。微暗的天光中,寺前的八座白塔反射出朦胧的光华,山雨特有的寒意顺着脊背翻滚上来,恍惚间有一种肃然生畏的感觉。进了院门,最先看到的就是在大殿廊前磕头的藏民。厚重而破旧的藏袍,磨破了的毛袜,赤的皮肤,以及周围因长久的摩擦而光滑的难以想象的地板……不可思议地看着一次次五体投地的去磕头的藏民们,却发现他们也在回头看着我,漆的眸子中映着院中菩提树的影子,一片清而澄静。


       寺和塔的建立源自藏传佛教黄派的创始人宗喀巴,建制的传说漫长而离奇,对我来说不过是一个神奇中掺杂着些许荒诞的故事,而对于经殿门前磕头的藏民来说,则是值得以十万个长头去守候终生的信仰和依靠。十万的数字据说是源于寺庙修建时呈现于菩提树叶间佛光的数量,仔细问了身旁的导游,如数磕完十万个长头的话,年轻人需要5~6个月的时间,而上了年纪的老人则可能需要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听罢一时无语。生长在城市的我大概一生也无法体会藏民身前身后的那种执着与毅力,正如我永远也无法真正体会高原苦寒之地的那种艰辛与苦难,那种纯净与天真。


       时间的缘故(当地5点半左右结束营业),只是在寺内匆匆走了一圈。各个殿堂里大都泛着破旧的气息,略微褪色的各色幔帐间有着成千上万黄金的佛龛,陈旧的木质地板上微微的积了灰尘,慎重的踩上去,则仿佛可以在游客无所顾忌的喧哗间隐约听到寺院百年的呻吟,古老而苍凉。房间的四角照例陈放着酥油灯的灯台,老银的灯盏上有着细密的花纹,镂空的缝隙间飘出酥油独有的奶香,与香客和喇嘛所进献的藏香那悠远的香气一同,沉厚而虔诚地飘荡在圣域之中,日复一日而年复一年。


       走马观花般看了无数的现世佛与未来佛之后,去了塔身所在的正殿。10余米的纯银高塔间嵌满了各色宝石,正面建了佛像的缘故,想要看塔的话只能从旁边废弃桌椅的缝隙中一点点地仰望,远远看去,只见一个寂寞的浮影在阴暗的屋顶下悄然走过百年晨光,于周围的喧嚣中独自沉寂,独自盛开。


       在隔壁的陈列间中见到了传说中的酥油花,比想象中大出甚多的雕塑作品与其说是花,倒不如说是酥油精雕而成的一面墙。只能在寒冬三月中以冰点以下的体温逐个捏成的各色人物和建筑被小心的放在以空调保温的玻璃容器中,触手冰冷间呈现出一种近乎残酷的异样风情。和酥油花一起并称为三宝的名物堆绣和壁画被分别放在不同的殿内,却同样只能在无可触摸的距离下供人遥远的仰视。不远处的某个殿中有着据说已然时愈600年的壁画。昏然的烛光下仔细望去,流转的色彩间,岁月的痕迹斑驳的留在墙面上。曾经细致的眉心唇畔外,一个个鲜活的面孔犹可辨识,淡定中持续着漫长的修行,经久而不曾一变。


       600年的光阴,草原上有了佛教的宗师,有了银质的祭塔,塔外繁衍出万佛显身的菩提,而菩提之旁又生息出盛极一时的宗派与香火。雨后的黄昏中,寺内的广场上依旧可以看到辩经的红色身影,恍惚间,激昂的背影与早古的壁画一一重叠,山峦黄土之间,传出永世不变,低颂着真言的清音……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テーマ : 旅の思い出 - ジャンル : 旅行

西北印象・西寧・群山環繞的夏都・その2

沙地海


       西宁颇为著名的一家清真馆子,其中的羊肉与牦牛料理犹为出名,一路上问了数位出租车司机晚饭的归属,最终得到的都是这个答案-老铺沙地海。


       本来是想去西宁的小吃街一探究竟的,也确实去了盛名的大新街和酒店附近的莫家街。充满好奇的顺着摊位一路走过去,当真的看见满满的浮着牛羊眼珠和貌似脑子的白色絮状物的杂碎汤的瞬间,在震惊的同时真切地感受到了地域文化间那种难以逾越的差异。看着周围的人们拿着一碗碗类似的东东大快朵颐,肠胃脆弱而神经纤细的我最终还是选择了比较能接受的饭馆。


       沙地海的本店距离大新街不过10分钟的路程,一路上种满了当地特有的那种卷叶柳树,间或有着一两棵槐树,花开两季的晚槐正值花期,傍晚时分,慢慢地散步过去,一片熏风拂面,盛夏中难得的清爽与惬意。旧市区中超市并不多,目及之处大都是儿时常见的小卖店似的店子,买着简单的日用品和食品,每每遇到问路的游人,看店的大叔或大婶都是从容间七分热情的细细说着,质朴的乡音中融进西北特有的风情,直白而热切。


       馆子的内装算不上精致,服务人员劝人点菜的功夫却是一流。在不断的怂恿与劝诱下,颇为不智的点了一大桌子:鲜嫩肥厚的羊脖子,小山一样盛在盘子里的手抓饭,指甲般大小而细碎滑润的面片,油黄粗厚的酿皮,以及羊肋排、羊肉串、牦牛牛排等等等等……料理中罕见吃惯了的那种精致调味,大都是咸中带辣的粗犷味道,入口浓厚而后劲巨大,一如当地特产的青稞酒,需要在一饮而尽后悠然回味……


南山公园


      在地理位置上与北山寺所在的北山公园呈对照之势,格局与格调上亦然。不同于北山的千年古刹,南山以新近修建的凤凰台而著名。椭圆的基座上三分绽开状的花瓣形天顶,山颠的凤凰台通体洁白而线条流畅,远远望去,古绿的群山间柔白色的一点,宛如文明的注脚,醒目的直白而苍凉。


      一路上山,平整的草坪与精心布置的花坛间,有着现代派的路灯与青石砖的坡状山道。时间晚了的缘故,终是无缘凤凰台中那个小小的博物馆,与西宁发展的写照擦肩而过。信步而上,站在馆外的平台上送目远眺,薄薄的暮色中,城市中心的新区一片灯火通明,而周围新开发的住宅区则是一片整齐划一的白蓝相间,于昏暗中保持着规整的光影。外围偏西的旧市区大都是低矮凌乱的平房,灰绿色的砖瓦房顶反射着天边桃红的晚霞,寂静中一片闲适与安然。


       回程的路上偶然间发现了百年之前的佛塔。玲珑的塔身,美丽的琉璃瓦,前后有着久未修整的大殿和高龄的古树。晚风袭袭,四下的旷野中有脸蹄的山羊与斑纹交错的野猫出没其间,古色弥漫中依旧是一片生生不息,趣味盎然……

テーマ : 旅行日記 - ジャンル : 旅行

西北印象・西寧・群山環繞的夏都

 夏都西宁,群山间生息的都市,作为旅行的第一站,这座丝绸之路的南道重镇中有着盛夏间依旧清凉的山风,有着淳朴而热情的人民,有着宗教间微妙的融合与共生,文明与荒凉在西北的大地上交错而交融,自然的一派顺理成章。

 下了飞机,8月的艳阳中,旷野外一片山峦起伏。气温并不高,阳光却是异常的强烈,不同与北京的青灰,头顶上的天空呈现出一种融化般的湛蓝,高远的让人几乎无从仰望。顺着新近整备的机场高速进了市区,一路上车很少,过路费却是异常的便宜(5RMB-30KM),顺着车窗可以看到碧空下金绿交错的麦田,间或有着一两架木质的水车横贯其间,简单的装置随着水流缓慢的转动,一如此处山水间那种悠然的吐纳。


东观清真大寺


 到达市区的时候,恰逢每周五大礼拜的时间,入住的穆斯林大厦中,带着金绿色头巾的回族大婶热情的推荐我们一定要来看看。于是,顺着汹涌的人流来到了这座青海省最大的礼拜寺前一探究竟。


 在市区中心偏东的东观清真大寺是一座典型的中式伊斯兰式建筑,中间的礼拜堂是惯例的绿色圆顶,而两边的塔间上则各自有着星月的标志。由于是一周一次的大礼拜,寺内并不允许外来的游客进去参观。站在临街的街角上看了一会,旁边带着白色毡帽的伊斯兰大叔便塞给我几本小册子(《为什么穆斯林不吃猪肉》、《我如何信奉了伊斯兰》、《致询问真主在哪里的人们》……= =),然后一脸凝重的告诉我:女人是不能进去的。问起原因,大叔只是说这才是先进而合理的,并没有做进一步的解释。无奈中,只好望着能容纳万人的礼堂前汹涌的人流,从一张张虔诚的脸上,独自想象其间的肃穆与庄严……


北山寺


 北山寺又名北禅寺,建于北魏而得名于晚明年间,其间寺观大都建于嶙峋峭壁之间,远远望去,很有一种恒山悬空寺的感觉。山间海拔近3000米,以著名的北山烟雨以及九洞十八观的土楼观而名震西北,寺庙随着古镇的发展,辗转间已有千年的沧桑。


 下午,在当地大叔的推荐下来到了北山。进了山门,正中有着七层八面的浮屠塔。精巧的塔身上刻着据说晚唐时期的雕刻,而每层之间又分别挂有厚重的铜制风铃。午后的和风中,大大的风铃发出古朴而宁雅的清音,于淡然而温婉的檀香缭绕间,与进香的祈祷和游人的低语一起,奏出古刹凝愈几个世纪不变的风情。


  顺着山道一路向上,207级台阶之上有着西宁古镇的素颜。远山的包围下,城市的色彩逐渐泛出文明的痕迹,一层层鲜明而触目。山脚下是一条东西走向的国道,往来的大型卡车疾驰而过,山峦之间回荡起一种近似海鸣的呼啸,在傍晚的夕照中极有节奏的此起彼伏,恍惚中连贯起城市的脉动。


 山颠有着数量众多的祭殿,内中神像失了修整,细细辨去,大都是道教的人物,俯仰间华丽不再而肃穆依然。在最上面的玉帝殿中状似认真的拜了拜,头刚一低下去,旁边守候的当地老人就敲响了身边的钵,浑厚而清远的回声响彻山颠,夹杂着老人口中细碎的祝福,飘散在西北的晴空中。抬起头,迎上老人质朴而纯粹的目光,岁月的痕迹中,那不变的虔诚与守候,悄然无息的,陪我一路走过西北边陲荒凉的大地……

テーマ : 旅先での風景 - ジャンル :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