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西北印象・嘉峪関・35ml降水線上的漣漪

旅行的倒数第二天,经过近六个小时的颠簸,到达嘉峪关时,天色已近黄昏。大漠斜阳,断鸿声里,关墙城畔间,仿佛可以隐隐听到号角嘹亮,杀声震天,清冷中肃杀一片。

       初入城关,守壁的魄力,远远超出当初的想象。坐守险谷山峻之间,承一夫当关之势,黄土夯砸而成的高墙,于荒凉的黄沙戈壁之颠,承载着苍穹的重量。由于建造时代的不同,关墙分明地呈现出两个层次,轻抚上面杂乱的纹理,入手一片凝重的粗糙。大漠之间建材稀缺,因而唯有车马的官道由大石铺砌而成,取自昆仑之颠的石材上仍旧留有当年的车辙,宽阔的印子深深的嵌入坚硬的石砖中,悄然昭示着过往的繁华。


       内城中有光华,柔远二门,“光华”取义紫气东升,光华普照,而“柔远”则寓意怀柔致远,安定边陲。拾阶而上,后来修筑的台阶旁,有着战时防范敌军而闲时运输物资的马道,略微陡峭的斜坡上,黄土的温度依旧而战马的蹄声不再,一如关外再无尘起,将士埋骨光阴,五百年的阶梯,五百年的起落,恍惚间看世间繁华落尽,沧海桑田。


       城墙门台之上建有三层的歇山顶式建筑,内中祭奠着护军的神将,虽是经过近年的整修也仍旧是一派沧桑颜色。除此之外,随着守城的需要逐次建有箭楼、敌楼、角楼、阁楼、闸门楼,林林总总十余座,黄土的颜色前尘如故,而内里却在装修之后变为供人休憩的茶座,间或经营着仿古射箭的游戏,夕照下一片祥和。出于好奇,在射箭的摊位上小试了一下身手,木质的弓箭,仿照古时的设计打磨得趁手而光滑,蹩脚的死命拉住箭羽,涌起全身的力气运气张弓,也不过是玩笑一般的只射出20余米。箭在弦上,久不曾运动的身体仿佛可以感受到曾经金戈铁马的杀气,单薄的肌肉中一片暗流涌动,苍天莽原间,血液中的冲动伴随着豪迈喷薄而出,一发而不可收拾。


       下了城楼,指尖犹有弓箭的余韵,拉紧弓弦时的感触,放出羽箭时的力度,生涩与紧张间擦出微小的痛感。望着关外的大漠黄沙而回味良久,保家国建功立业,沙场上马革裹尸--原来书中的豪情壮志,其实咫尺天涯。


       关城内存有游击将军府的旧迹,里外两进的小院,前院军务而后院内眷,其间出于纪念摆放着特质的蜡像,制作精巧而神色逼真,细细看去,指掌间的青筋纹理依稀可见,采光不足的小屋中,别有一番风致。供人出入的府门上挂着历任将军的名讳,从三品的武官,细数过去竟没有一个熟悉的名字,不知该叹息亦或欣慰。


       东门外照例有着关帝庙,而庙外则是牌楼与戏楼,再向前是鲜花环绕的碑林,收集了明清以来的一些石碑以供来者伤感缅怀。信步复出关门,回首望去,淡然的暮色中,城楼的牌匾泛着百年间不变的涟漪,雄浑的笔触隶刻着四个灿金大字--天下雄关。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テーマ : 旅の思い出 - ジャンル :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