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西北印象・塔爾寺・藏香繚繞的聖域

 塔尔寺,其名称据说由来于寺院先塔而后寺的建造过程,在深奥晦涩的藏传佛教体系中,寺院虽然有着象征“十万佛像”的藏语名称,却在种种限制之下并没有流传开来。于是,历经500年风霜的古寺在不变的夕照下,仍旧是高挂着“塔尔寺”的俗称,于群香缭绕中,一遍遍地供各地的客人游历参观。

       到达塔尔寺的时候大概是下午4点左右,午后一直阴云密布的天气,到了傍晚终是下起了小雨。微暗的天光中,寺前的八座白塔反射出朦胧的光华,山雨特有的寒意顺着脊背翻滚上来,恍惚间有一种肃然生畏的感觉。进了院门,最先看到的就是在大殿廊前磕头的藏民。厚重而破旧的藏袍,磨破了的毛袜,赤的皮肤,以及周围因长久的摩擦而光滑的难以想象的地板……不可思议地看着一次次五体投地的去磕头的藏民们,却发现他们也在回头看着我,漆的眸子中映着院中菩提树的影子,一片清而澄静。


       寺和塔的建立源自藏传佛教黄派的创始人宗喀巴,建制的传说漫长而离奇,对我来说不过是一个神奇中掺杂着些许荒诞的故事,而对于经殿门前磕头的藏民来说,则是值得以十万个长头去守候终生的信仰和依靠。十万的数字据说是源于寺庙修建时呈现于菩提树叶间佛光的数量,仔细问了身旁的导游,如数磕完十万个长头的话,年轻人需要5~6个月的时间,而上了年纪的老人则可能需要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听罢一时无语。生长在城市的我大概一生也无法体会藏民身前身后的那种执着与毅力,正如我永远也无法真正体会高原苦寒之地的那种艰辛与苦难,那种纯净与天真。


       时间的缘故(当地5点半左右结束营业),只是在寺内匆匆走了一圈。各个殿堂里大都泛着破旧的气息,略微褪色的各色幔帐间有着成千上万黄金的佛龛,陈旧的木质地板上微微的积了灰尘,慎重的踩上去,则仿佛可以在游客无所顾忌的喧哗间隐约听到寺院百年的呻吟,古老而苍凉。房间的四角照例陈放着酥油灯的灯台,老银的灯盏上有着细密的花纹,镂空的缝隙间飘出酥油独有的奶香,与香客和喇嘛所进献的藏香那悠远的香气一同,沉厚而虔诚地飘荡在圣域之中,日复一日而年复一年。


       走马观花般看了无数的现世佛与未来佛之后,去了塔身所在的正殿。10余米的纯银高塔间嵌满了各色宝石,正面建了佛像的缘故,想要看塔的话只能从旁边废弃桌椅的缝隙中一点点地仰望,远远看去,只见一个寂寞的浮影在阴暗的屋顶下悄然走过百年晨光,于周围的喧嚣中独自沉寂,独自盛开。


       在隔壁的陈列间中见到了传说中的酥油花,比想象中大出甚多的雕塑作品与其说是花,倒不如说是酥油精雕而成的一面墙。只能在寒冬三月中以冰点以下的体温逐个捏成的各色人物和建筑被小心的放在以空调保温的玻璃容器中,触手冰冷间呈现出一种近乎残酷的异样风情。和酥油花一起并称为三宝的名物堆绣和壁画被分别放在不同的殿内,却同样只能在无可触摸的距离下供人遥远的仰视。不远处的某个殿中有着据说已然时愈600年的壁画。昏然的烛光下仔细望去,流转的色彩间,岁月的痕迹斑驳的留在墙面上。曾经细致的眉心唇畔外,一个个鲜活的面孔犹可辨识,淡定中持续着漫长的修行,经久而不曾一变。


       600年的光阴,草原上有了佛教的宗师,有了银质的祭塔,塔外繁衍出万佛显身的菩提,而菩提之旁又生息出盛极一时的宗派与香火。雨后的黄昏中,寺内的广场上依旧可以看到辩经的红色身影,恍惚间,激昂的背影与早古的壁画一一重叠,山峦黄土之间,传出永世不变,低颂着真言的清音……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テーマ : 旅の思い出 - ジャンル : 旅行

Comments

Comment Form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