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西北印象・青海湖・Sapphire Blue Haven

  青海湖在藏语中被称为“错温波”,意即“青色之湖”,而蒙语中则被叫做“库库诺尔”,象征着“蓝色的海洋”。汉语体系中,早年将其命名为“仙海”,自北魏起,始得现在的“青海湖”之称。对于这片荒凉之颠的圣湖,早年曾在某个名不见经传的外国旅行家笔记中看到过一段异色的描述,在一种近乎偏执的虔诚与憧憬中,作者用了这样的一个字眼:Sapphire Blue Haven。

    旅行的第三天,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体验了现代的圣湖朝拜之旅。青海湖距离之前下榻的西宁市区151公里,即便是新近整备好的高速公路,单程也需要近3个小时的时间。沿途由峡谷至草原,远山近田的葱郁随着行程的深入而逐渐转向天高云深的苍劲,顺着车窗望去,满眼尽是可以入画的豪迈。


    一路上,导游倾力而动情地讲着文成公主入关的故事,事无巨细中有着微妙的同情与同样微妙的调侃。千年前的盛唐贵胄,三载颠簸远嫁藏域,在国家民族的背景下,女子的秉性相貌意愿幸福都不过是一个符号的点缀,唯有身份、血统与随行的技术人员承载着历史的辉煌,一遍又一遍地为人宣扬称颂。听说公主最后和松赞干布之间并没有留下血脉,无奈中,不能大概也是不愿。王者庞大的后宫中,已经有了血统纯正的藏域姑娘,有了印度王公的美丽公主,中土公主的到来,亦不过是另一个悦耳的注脚,午夜梦回之时,回首俯望,山间灯火数行而皇城繁华依旧,渺渺而仓茫。


    途中经过公主进藏的日月山,左首日山而右首月山,山颠有着小小的白色凉亭,而山脚下则并列着公主的塑像和为前些日子的环湖自行车赛准备的大型景观草坪。路况并不是太好,车顺着盘山公路慢慢地向上盘。也许是恰逢周末的缘故,路边停着大量的旅游巴士,各色游人熙熙攘攘的徘徊其间,让曾经在悲壮中沉寂多年的山谷多了别样的喧嚣。公路旁边的山坡上有着大量的彩旗,鼓满了山风而怒张着,发出震耳的鸣啸。一问之下才知道这是藏区特有的经幡,每一面旗帜上都写有佛教的真言,每随风飘动一次便是颂了佛尊的教诲。于是,山间七彩的风景中,不经意间飘出佛祖千年的加护,飘出藏民满满的淳朴与真诚。


    过了日月山,四下便全是一马平川的草原,平野间偶尔可以看到大片的油菜花田,纯粹的澄金大块大块混合在苍青的视野中,混合着赭石的群山与湛蓝的天空,一片孤然的悠远与沉静。


    将近中午的时候终于到达了青海湖。午饭本是在一个小小的馆子中草草解决,吃着吃着却突然想起之前导游提起的青海湖湟鱼,盛名之下,点了一道清蒸湟鱼以偿饕餮之愿。不多时,佳肴上桌,十年只长一斤的细瘦小鱼煮出乳白色的汤汁,满满地盛在青瓷的四方碗中,一片赏心悦目。仔细看去,价值两张粉红毛爷爷的3条小鱼均不过寸把来长,绵密的鱼肉中细细的有着无数小刺,入口味道也不过平平,唯有鱼汤香馥浓郁,因着西北特有的豪爽调味而风味独具。


    午后时分,天气由晴转阴,站在湖畔的游船码头边,阵阵清风袭来,却是不见海滨的那种咸腥及潮湿。作为四大名湖之一,青海湖终究不负海字的大名,沿湖周长960公里,而面积则相当于四个香港或是七个新加坡。作为圣湖,周围常有前来磕头朝拜的藏民,五体投地的用一年或是更长的时间来感谢大地与上天的恩赐,其间执着与毅力让人望而敬畏。上了游船,迎着风的方向站在甲板上,略微阴郁的天气中,湖面少了传说中的金壁辉煌,沉积了千万年的原始矿物质使湖水呈现出一种凝重的碧蓝。Sapphire Blue,梦幻般的色彩中,宛若融化一般,湖水傲然而轻灵的贴近着碧空的色彩,远远望去,烟波浩而面貌万千。


    岸边,朴实的藏民摆了无数藏饰的小摊,大气而质朴的首饰随意的放在色的绒布上,古银的镯子与牦牛骨角的藏刀边,隐约可以窥见草原的粗犷与豪迈。小东西的价钱大都不是很贵,极为精致的戒指与镯子也不过几十上下。挑好了心仪的首饰,略显木讷的摊主对我腼腆地笑笑,双手合十地替我祈福之后,递给我大大的一盒藏香。意外收到的藏香有着细腻的味道,入手那种温暖的触感,让人在同样温暖的午后几乎落下泪来。


    回程的路上,突然下起了大雨。一时间惊雷闪电,狂风大作,使得原本期待的金银摊大草原在计划外的风雨中显出了别致的风情。撑着伞站在公路的边缘,突然的,感受到一种天高地广的迷离与浪漫。在旁边的小木屋中买了牧民自酿的牦牛酸奶,半凝固的酸奶上放了小山状的粗糖,轻轻搅拌之后,混着乳香的香甜在湿润的空气中满满地溢开。绵绵的雨幕打湿了裤脚,望着天边的圣湖,长长的舒一口气,天地之间,草原之上,自有闲适而自有豪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テーマ : 旅の思い出 - ジャンル : 旅行

Comments

Comment Form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