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西北印象・敦煌・棧道重華,飛天慟哭

  敦煌,相传其名取自盛大辉煌之意,肃杀的戈壁之间,有着盛极一时的商业重镇,有着铁妈金戈的长城之端,有着传承千年的经卷石窟,无负其名,无惧其势,千百年间,小小的地域极尽繁华之能事,看尽世间之沧桑。

       初到敦煌,已是旅行的第六日。从市区前往莫高窟不过几十分钟的路程,同样新近整备过的国道边,延伸着无边的大漠,连绵的山脉间唯有粗糙的砂砾,广阔的蓝天下只见漫天的黄赭,俯仰间,是真正的漠北风情。


       而初见莫高窟,却没有想象中的气势与气魄。正中是道教风格的大红廊阁,而四周则是后来为了保护石窟而加建的仿石材风格的墙壁和山石修葺的栈道,几经修整的设施崭新而规整,远远望去,宛若京郊农村随处可见的那种三层小楼加长版,唯有背后的荒漠山岭与一个个紧锁的小门,在游人的喧嚣中,昭示着文明的刻板与荒凉。


       跟随着莫高窟的驻地导游草草参观了九处洞窟。不允许拍照,不允许摄像,随着导游手中黯淡的灯光,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洞窟中一片迷茫。现代化的管理中,每个洞窟都经过重新修整,全封闭式的铝合金外门,走廊间的强化玻璃隔扇,钢金铁骨的围栏,铺陈一新的地面以及每年固定只开放十余处的洞窟……恍惚间,拿着大串钥匙的导游对我说:为了保护古迹,售票处出售全套的解说书籍与光盘,认君选购。一时无语。


      虽说如此,仍是有幸看到了盛名的飞天与大佛。石窟斑驳的墙壁上,有着百年浮砂的痕迹,有着千年飞天的色彩,昏暗中,折射出光阴的轨迹与岁月的惆怅,光影间一片迷醉。北魏的飞天男女成双,精赤而曼妙,至唐始着裙而淡了性别,丰了骨肉,聚了气韵,至宋又多了厚重的色彩与繁复的衣饰,而明清之间,则已经开始因制式而略嫌沉重。漠北的石窟中,身怀异香的乐神在文明之颠徘徊千年,轻若御风而柔若无骨,纠缠的飘带之端有着不变的信念与万变的芳华,纹理间犹可窥见朝代的烙印与理道的沟壑,繁复而堂皇。


       石窟左近,曾经的藏经室被开辟为小小的博物馆,珍藏着百年前的白照片与壁画织锦的拓作。中间惯例地有一张王道士的照片。矮小的道士,僵硬而畏缩的站在土坯的砖瓦房前,眼神中却隐约可见一种无知无识的不可一世。王朝的最后几十年,这个无足轻重的小小道士执掌着千年宝库的生死存亡,几十两银子就可以让这个因为饥饿而皈依山门的农民丢弃千卷的盛唐经藏。卖了不世的经卷,满足而踏实的道士在大门前修了道教的门廊,在石窟内嵌了石刻的功,左右刷白,前后漆红,顾盼之间,千年的石窟多了媚俗的注脚,而千年的文献则只能得见于异国的馆藏。


      目不识一丁的管理者,自顾而不暇的士大夫,乱时乱世中,留下的是国家的屈辱,文明的暗疮。在最后的石窟中仔细看去,矿石提炼而成的颜料在因循荏苒中渐次风化,曾几何时,异彩流转的丰韵唯余墨色的脸庞与白描的曲线,曾经的辉煌宛如斑斑泪痕,在严锁的石室中独自恸哭千年……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テーマ : 旅の思い出 - ジャンル : 旅行

Comments

Comment Form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