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西北印象・旅程・文明的軌跡


飞机 北京-西宁 CA1207 1400RMB


      旅行的最初,所坐的是北京至西宁的国航航班,古时车马劳顿需要至少一个月的旅程,在现代的技术下,则只花费了短短的100分钟。一年多没做过飞机,机场中是依旧的熙熙攘攘,潮水般的喧嚣中,左盼右顾者有之,依依不舍者有之,呆然神游者有之,行色匆匆者有之,一切的一切都一如之前旅行的起点,不同的,唯有100分钟后的终点。西北大地于荒凉中安然自得的吐纳生息,静待着又一个劫数中的过客。


      坐上飞机,国航的服务是一如既往的乏善可陈。顺着小小的窗子向外望去,平原上的耕地长方竖直,黄绿相间的点点线线间不经意地描出生活的痕迹,圈出文明的框架。继续西行,则山陵沟壑中少了几何的棱角,多了自然的圆润,黄土上的峰峦间,只有蜿蜒曲折的白色公路昭示着人类的足迹,漫漫而绵长。


      飞机上的午餐是当地特产的荞麦面,粗韧的口感,酸滑的调味,最为原始的触感刺激着味蕾中的每一个细胞,直白而直接的,仿佛着西疆边陲豪迈的风情。


火车 西宁-兰州 T208 33RMB


         兰州-敦煌 N857 246RMB


       结束了西宁的旅程后,改坐火车取道敦煌。不知为什么,并没有从西宁直达的班次,于是在不得已之下买了兰州中转的车票。到兰州的行程很短,前后不过3个多小时,颠簸轰鸣中,时速80公里的慢车速度甚至不如国道上的跑车。T208次是全硬座的短程专用车,车里车外看去一片风尘仆仆,点点滴滴间全是过劳的痕迹。不同于飞机上的安静与自持,午间的火车上一派南腔北调,廉价快餐的味道混合着火车纪念币的叫卖声,嘈杂中飘荡出亲切的回忆。


       到达兰州的时候已是将近4点,想要利用转车的间隙匆匆解决晚饭,却终是与盛名的兰州拉面失之交臂。6点左右,顺利的坐上了转驶敦煌的火车。依旧是慢车的N857次时速也不过8、90公里,到达敦煌需要近14个小时。发车之后,略微昏暗的天光中,可以隐约窥见沿途的黄河。或许是雨季刚刚结束的缘故,河水翻卷着顺流而下,呼啸中有着猛烈的水势,淀黄下一片狰狞。河道沿岸是金黄油绿的农田,而再远处则是不毛的远山与黛色的天空,山水的呼吸间,有着文明与自然水乳交融的吐纳,而移动的明窗之侧,则满溢着生涩的眼神与生涩的感动。


骆驼 敦煌 鸣沙山


       时间安排的关系,在敦煌只停留了短短的一天,上午一览莫高窟的风采,而下午则去鸣沙山体验了酒旗风烟的漠北风情。鸣沙山者,山中砂砾有自鸣之声,自上滑落重物,则沙丘会隐约发出清响,细听犹如鸣泣之音,山亦由此而得名。山脚下黄沙戈壁之间,又有一汪弯泉,状似新月而碧似玉石,后人名曰“月牙泉”并以此为难得之胜景。


       由鸣沙山脚至月牙泉间有相当的一段距离,于是,顺理成章的选择了古老的沙漠之舟作为代步工具,一享畅游大漠的乐趣。骆驼很多,都是买了票对号入座,5只一队,驼铃悠悠中别有一番情致。我的坐骑是一直形态彪悍的公骆驼,高高壮壮,驼峰饱满,起落间有着巨大的颠簸,而熟悉之后却是意外的乖觉温顺。偶尔下去拍照休息的时候(相机坏了的缘故,大都是别人拍我等着,泣~~),回首间,它会用大而湿润的眸子静静的望着身前的人,轻轻拍拍它的脑袋,则会微微侧过头来,极为纯良的回给你一个善意的眨眼。再次启程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突然觉得和身下的坐骑有了些许的联动,微小的晃动之间,逐渐多了玩赏的余欲与兴致……


旅行巴士 敦煌-嘉峪关


       由敦煌至嘉峪关,照例弃火车而选择了时间大略相同的旅行巴士。近六个小时的路途中,国道两侧是完全的大漠风情,偶尔可以看到风力发电的白色风车,巨大却形状纤细的扇叶在西北的烈风下悠然的旋转,从旅行车隔音良好的玻璃窗中望去,无声而无息。


       烈日当空,沙漠中的地表温度几近40度,而车中的空调大大的开着,周身甚至感到些微的寒冷。一路下来,行程安排的一直很紧,除了有限的景点与公园,大部分时间都是坐在各式各样的交通工具上,于一纸窗格之内,静静地欣赏塞外风韵。于是,与真正的大漠豪情之间,始终不紧不慢地隔着一小层浅净的玻璃,一如心间的沟壑,淡然的隔绝着无可亲近的亲近。


缆车  兰州 白塔寺公园


      旅行的最后一日,由于是傍晚的飞机,白天在兰州城中小小的转了一圈。黄河两岸的城市,左岸商业而右岸山水寺阁,以黄河为中心的城市中,到处充斥着旅游景观,商业化程度也并不逊于一般的内陆小城。远望过去,涉水临山的都市一派新鲜,而民风却已经不是那么淳朴。


      颇负盛名的黄河大桥边,有着可以俯望全市的小小公园,迫于时间的压力,想观风景又不愿花时间爬山而取巧的坐了缆车之后,却意外的体验到了文明外围的荒凉。缆车是全封闭式的车厢,满员6人,一如普通的登山缆车,而需要乘坐缆车的山亦不是太高。一般来说大概只需要15分钟的登高之行,却在缆车故障下惊惊险险的持续了近1个钟头,其间,甚至真的担心起会不会在这个初来乍到的城市登上缆车事故的头版头条。


     走走停停,在凛冽的山风中半挨半蹭了半个多小时之后,眼看就要到达终点的缆车却又是颤巍巍的停了下来。由随风晃动不已的车中向下望去,绿油油的山涧外流淌着城市的命脉,刚刚下过雨,浑浊的河面一片汹涌。山中鸟鸣,水流清涧,而车中惨白了脸的一众人等却是再没有欣赏的兴致,一个个如坐针毡。


     几经波折地到达山顶之后,有人去质问缆车的故障。而山顶的大叔则老神在在的回答:“每天都是这样,好几年了,没事没事。 ”浓重的口音中脱力的回答让人一片胆战心惊。于是,回程的时候惜命的慢慢爬了下去,一身大汗的下到山脚,回首望去,却也是一番别样的酣畅淋漓。



羊皮筏子 兰州 黄河


      缆车之前,乘兴先去试了传说中的羊皮筏子。筏子很大,分羊皮与牛皮两种,均是将完整的皮革特殊处理之后按照原本的形状细细扎好,冲好空气之后在上面扎上木排而成伐。羊皮是5,3,5的13只一伐,而略大的牛皮则是4,3,4的11只一伐,远看过去都是熏过一般的咖啡色,近看却有着美丽的纹理,入手间柔韧而湿滑,透着河水淡淡的腥味和原木的潮气,一种原始的简洁与凝练。


      在撑筏子大叔的帮助下上了筏子,比想象中舒适不少,软软的垫子距河水不过一掌的高度,顺流而下,上下起伏间,浑浊的河水终还是沾湿了裤腿,干了之后一片涩涩的痕迹,不规则的边角上有着令人激动的鲜活。


      夜航的飞机,到家时已经临近午夜。随手放下行李,却突然发现裤边衣畔仍然还隐约带着黄河的泥土,静静一笑,旅行的收获,有时比想象中要多出很多,很多……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テーマ : 旅の思い出 - ジャンル : 旅行

Comments

Comment Form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