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快意一世,永楽千秋……

 “文皇少长习兵,据幽燕形胜之地,乘建文孱弱,长驱内向,奄有四海。即位以后,慕行节俭,水旱朝告夕赈,无有壅蔽。知人善任,表里洞达,雄武之略,同符高祖。六师屡出,漠北尘清。至其季年,威遐被,四方宾服,明命而入贡者殆三十国。幅员之广,远迈汉、唐。成功骏烈,卓乎盛矣!然而革除之际,倒行逆施,惭亦偈可掩哉”

       --《明史·卷七 本纪第七◎成祖》


      在家借闲书来逃避现实的时候,偶然间翻到了这样的一段话。明成祖朱棣,王朝千年历史中绝无仅有的以一介皇叔之身拥兵自重,最终得以如愿荣登大宝的成功范例。成王败寇,尽管辗转间曲折无数,后世史官却终是在明史中留下了如是的一段评价。


      得此一说,窃以为人生足矣。


      五征漠北而七下南洋,广安民生而兼修大典,永乐年间的文治武功,于有明一朝中一时风头无两。强运与强势之下,顶着弑君篡位之名,长于北地而战于北地的这位皇帝仍旧是以自己的准则快意着人生,快意着天下。以藩王之名起兵夺权,以武将之身攻城略地,前尘过往之间,足以窥见其大开大阖间的豪迈与无畏,生死定数间的坚强与自信。其间种种虽然绝非完美,而这份酣畅淋漓,则足以使后世子孙仰慕万分。


      对这样一位也许称不上枭雄的皇帝,古来褒贬参半而无一定论。盛世的文韬武略间,夹杂着弑侄与瞒母的大逆不道,掺进了刚愎与阴险的反复无常,细数之下,即便可以称其为明君,也很难赞之为善人。天家无情,宫廷倾扎,名教与理道间,大帝尽管粉饰如常,仍旧是直爽地一如北地的烈风,干凛而强烈。于是文人墨客的笔记中,不屑间总是有着点滴称慕,批判间也会掺杂些许仰望,随着正统史书的是非曲直此起彼伏,反反复复横贯数个世纪。


     “成功骏烈,卓乎盛矣”,正史中得此盛赞,成祖如若泉下有知,大概可以含笑往生了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テーマ : 読書ノウト - ジャンル : 本・雑誌

Comments

Comment Form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